购物车 (0)  
亲,您的购物车空空的哟~
去购物车结算
联宏网站建设网
Lianhong Website Construction Network
收藏本站

联宏联宏

咨询热线13970944709

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洪生

全国免费热线:400-0791-770

手  机:13970944709

电 话:0791-86227697 86230719

邮 箱:120428470@qq.com

公司主页:http://www.lianhw.com/

        http://www.hong114.com/

地 址:南昌市省政府大院东四路23号A座502号
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

新闻详情

江西网站制作:“禁涨令”为何挡不住景区涨价步伐?

来源:中国青年报浏览数:13 
文章附图

   “9·3阅兵”小长假刚刚过去,中秋假期和“十一”黄金周又将接踵而来,不少人感到“这幸福来的太突然”。然而,近期,多个4A、5A级景区都传出门票将涨价的消息,对于那些有出游计划的人来说,这无疑是给好心情打了折扣。

   长期以来,国内旅游景区常被吐槽门票价格过高。2007年,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,明确规定“旅游景区门票价格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”,这被外界解读为“禁涨令”。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,往往一过3年大限,一些旅游景区就迫不及待地准备涨价,大有“一年涨够三年价”的势头。眼下,还未到2016年“解禁年”,一些景区就放出将涨价的消息,为民众的不满情绪又添了一把火。价格该不该涨,该怎么涨,再次引发争议。

   多地景区“涨价声”来袭引民众不满

  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,从今年下半年起,已有多家景区对门票价格进行了不同程度地上调。

   例如,7月1日起,上海欢乐谷全价门票从之前的200元上涨至230元。12月8日起,上海野生动物园成人票将从130元涨至160元,学生票从65元涨至80元。而明年3月1日起,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门票也将上涨20元,“太空舱+上球体+下球体+陈列馆”从220元调至240元,“上球体+下球体+陈列馆”从160元调至180元。

   此外,根据甘肃省发改委近期作出的批复,从今年10月10日起,甘肃麦积山风景区的门票价格,也将从70元上调至旺季的110元。

   记者发现,还有部分景区通过“打包销售”的模式提高票价。比如莫高窟景区,从今年5月8日起,原本游客自行选择的票价为60元的“数字展示中心”游览项目,被“打包”进统一门票,令实际门票价格上涨至220元。类似的还有秦皇岛市,在今年4月1日,将原本旺季30元、淡季10元的长寿山和五佛山森林公园景区“打包”,变为旺季80元、淡季40元的长寿山·五佛山森林公园景区。

   而就在4个月前,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发布的《中国5A级景区门票价格分析与国际比较(2015)》报告显示,我国2012、2013、2014各年度5A级景区门票平均价格分别为109元、110元和112元,早已跨过“百元大关”。

   面对本已不算低的票价,新一轮涨价消息的传出,让不少公众不满。一些人不理解,祖国的大好河山明明就是人民共同的财富,为何如今逛自己的山水,竟要付出如此高昂的费用?

   “李白游不起,徐霞客也要变宅男。”网民“暮雨流思”这样吐槽。网民“王昱茜Q”则直接在微博上晒出两张老门票的图片,一张是1981年时售价0.2元的崂山太清宫门票,一张是1984时售价0.1元的太湖和虎丘门票。如今,崂山太清宫和太湖的门票均已突破百元。不少人感概,30年过去,票价竟然翻了如此多倍。

   面临2016年又一个“解禁年”,不少景区的“蠢蠢欲动”让公众议论纷纷。值此当口,中国旅游景区协会日前发出倡议,号召国家5A、4A级景区带头不涨门票价。国家旅游局表示,不赞成景区门票价格上涨过高过快,支持中国旅游景区协会的倡议。据中新网报道,截至8月31日,已有2050家5A级和4A级景区签订了“不上涨门票价格”承诺,约占全部5A和4A级景区的80%。

   “禁涨令”为何挡不住景区涨价步伐?

   新一轮的景区票价上涨,让舆论再次关注到2007年起开始实行的“禁涨令”。不少民众表示疑惑,“禁涨令”为何挡不住景区涨价的步伐?

   著名旅游专家、北京旅游学会副秘书长刘思敏认为,颁布“禁涨令”是一种典型的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的行为。

   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教授王富德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在他看来,由发改委来规定旅游景区的价格,称不上名正言顺。“问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,一是制定景区门票价格的行政管辖权是否属于发改委;二是发改委制定‘禁涨令’是依据哪些法律法规来的,其是否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?” 王富德认为,这两个问题都没有明确的答案。

   对于当前景区票价上涨的问题,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学术顾问李明德认为,其有合理的一面,也有不合理的一面。

   “当前,部分景区门票上调并未违反‘三年内禁止涨价’的规定,从原则上来讲,是可以的。” 李明德说,但他提示,涨价并不是一件好事。“当前,国家经济进入新常态,旅游作为国家的重要产业,在促进消费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但旅游景区过多、过快、过高地涨价,都会影响市场的消费欲望。” 他认为,景区门票涨价,实际上是一种懒人对待市场的办法。

   对此,刘思敏的评价是,游客属于旅游产品的消费群体,对景区涨价应一分为二地看,摆正心态。“比起纠结‘涨没涨价’和‘涨了多少’,我们更应该看的是景区的涨价是否公平合理。”李明德也强调,对于涨价,不宜一概而论分对错,有些景区一涨再涨,给社会传达了不太好的讯息,这种行为确实应该加以规范。但有些景区原本定价就低,难以为继,适当调整票价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 治理景区门票涨价乱象须法律先行

   面对门票涨价潮,景区“没办法”、国家“没对策”、游客“没心情”,此尴尬局面应如何改变?

   在王富德看来,景区涨价乱象的根源在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,以形成强有力地制约。“依法治国是大势所趋,景区的门票管理也应纳入到法治管理的轨道上来。”王富德建议,“围绕法律法规,产生出景区门票的一个坐标体系,这样就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价标准。同时,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应明确规定,景区门票价格的制定该由哪个行政管理部门来作为执法部门。”

   刘思敏进一步建议,应对公益型、市场型和混合型的景区,进行分类管理及定价。

   对于公益型的景区,刘思敏建议,必须建立起一个科学合理、公平透明的门票形成机制,同时应按年度公布经由第三方审核的财务报表,并将财务情况置于国家和全民监督之下。

   而类似迪斯尼乐园、欢乐谷等市场型景区,刘思敏认为,应该将其交给市场进行调整,让老百姓“用脚投票”。

   混合型景区则是指借助于一般的旅游资源,在其基础上由企业对其进行较大投资形成的景区。刘思敏认为,对于这种景区的定价,则应介于公益型景区和市场型景区之间,由政府来实行市场指导价或最高限价管理。

   王富德认为,对于一些景区,政府在财政方面应该要抽出一定的资金来进行帮助,如果只是让景区自身依仗门票来进行经营,那么涨价是不可避免的。“对于景区而言,除了自身资源创造的价值外,一定要有多样化的资金渠道。”

   李明德提示,景区自身也应该在转换经营方式方面做出努力。“现在是产品多样化的时代,观光、休闲、度假的复合型旅游产品越来越多。”他说,非单一观光类的景区,应该尽可能地去尝试用多种方式增加收入,而非把收入全拴在门票上。“比如开展演艺、竞技之类的娱乐活动,反而能够使景区更具有‘风情文化’,同时也更容易形成景区和旅游者共享共融共乐的一种状态。”


在线客服
 
 

全国免费热线:

13970944709

客服 客服

客服 客服

客服 客服  

客服 客服

客服 客服